红咒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荆明】情之所在。(告白、CV语音、安利23)

不管是打打闹闹还是并肩而行都戳到萌点的两只(づ ̄3 ̄)づ╭❤~

就爱看未明乐此不疲地(作死)去撩二师兄,就爱恶师兄一边欺负一边护着。

文字声音二连击~( ̄▽ ̄)~* 血槽快没了。

蹭阿晓蹭草莓蹭酒妹(*≧︶≦))( ̄▽ ̄* )ゞ 

阿晓:

草莓和酒妹联手,把我听的两眼泪汪汪。

不管是草莓的文字,还是酒妹的声音,都仿佛戳到我心里去了。

我建议大家看着文,听着CV语音感觉更加深刻。

这也算是一个安利贴,荆明群:49222290。

东方未明情之所在是草莓原创

荆棘部分情之所在是阿晓拙笔。

感谢酒妹的支持和帮助,我的手机已经被你占领了。

草莓,我相信你一定会写完这部故事,也会重新回来,大家都很想你。

————————————————————

《东方未明情之所在》

原文来自:荆明二三情事

原文作者: @冰镇草莓酒 

CV配音  : @朝歌暮酒  

CV地址  :>戳我<

(建议先点开语音,然后看文,效果会更好哦!)


*                                       *                                       *

人这东西啊。面皮姣好,身子柔软,满腔子不断的温血,这眼珠子一转,有万种风情,一撇一瞪,又有冰天寒地嗔笑怒意,柔情就好似那一汪春水。

你再看那两瓣唇,那再是毒辣狠厉的语言就算出来,你一吻,也得见它变得好似那滴血般柔软,再一亲近去了,那情话更是可人。


如果你还能剖开那胸膛,撤开骨血,你就能看见人最珍贵最重要的东西,一颗心。那鲜红的玩意就跳着,扑通扑通的,明明脆弱这般,却又能装下许多许多东西。


东方未明啊,这心子里就是爱着荆棘。爱了无怨无悔,爱成山海万重,爱作引火烧身。


这是他甘愿的。这人看似天真又好骗,实则心里跟明镜似的,什么事体心中就念着,默默计划着,不脱口。


但又如何说呢,荆棘就好像他命里的克星,什么都把他压得死死的,不管是精神或者是肉体。


奈何东方未明又不是女子,那柔情软骨甘愿臣服他也学不来,什么都不知也只能走一点算一步,笨拙的就像那婴孩学走路,得不到一点要领。不懂示弱不是他的错,是他天生就不会。


但他如斯放肆,也就仗着自己知道,那荆棘心里更是放不下自己。但这惩罚来势凶猛让他措不及防,荆棘确实不舍伤他,却让他尝尽了苦头。


*                                       *                                       *



《荆棘情之所在》

原文来自:荆明二三情事

原文作者: @冰镇草莓酒 

拙笔作者: 阿晓

CV配音:  @朝歌暮酒 

CV地址  :>戳我<

(建议先点开语音,然后看文,效果会更好哦!)


*                                       *                                       *

是了,他想,他想要东方未明这个人,还有他的心。

荆棘性子本就孤傲乖戾,不善交际,骨子里又固执死板,认准了便不回头。谁也逼不了他,谁也劝不住他,他只听从自己的心声,走自己愿意走的路。


荆棘的字典里没有输,也没有放弃。想要的无论如何也会用自己的力量,用这双手,去夺过来。


现在他只想要东方未明,把他的心,他的人,他的血,他的肉,全部……攥在手里,揣进怀里,镶入心里,刻之骨髓。恨不得两人融为一体,不分你我彼此。


是非成败,他从来不需要别人的评价,却无法忍受东方未明一言一语,一举一动。他以为自己是气,气东方未明不跟他走,气他同自己作对,气他不愿示弱,更不愿同他低头。


谁都可以反抗他,只有东方未明不行。

可他心里其实也隐隐明白,他不畏惧生死,不在乎人伦,却无法忍受东方未明真的离他而去,再不愿喜欢他了。


他无法忍受,不能接受。

哪怕是头皮血流,粉身碎骨,他也全然不顾。


荆棘这人不喜欢什么事情都深思熟虑又筹谋来去,他并非不会思考,只是懒得用心,也从未有人能有资格让他上心。


他看世人惺惺作态、虚伪矫揉、眼不见为净,更不愿委屈自己。为人处世是坦荡直接,言语更是刻薄辛辣,却总能一语道破人心,因而显得不近人情又高傲冷漠,与这世上格格不入,他是轻蔑世人,也从不在乎弱者叫宣,不服那便打,他从不拒绝任何挑战。


栽在这小师弟的身上,荆棘却不由自主地破了例,开了头。他花了很长时间去理解自己无法理解的心意,可他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做。才能掩饰自己的笨拙,面对心上人的手足无措,本性好强的他又不愿低头,只能把自己弄成一团乱麻,纠缠不清。


他第一次花了心思喜欢上一个人,想要去得到一个人,他什么也不懂,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他一步步的摸黑走着,想要摸到小师弟的心意,他想快一些,再快一些,却怎么也得不到要领。焦急让他感到暴躁不安,却强忍着坚持下去。


他需要时间,去学习怎样好好的爱一个人,但现实从他们之间拿走的,偏偏就是时间。


直到东方未明表示要离开他,再也无法等待他的心思究竟是如何,

荆棘知道自己等不了,也无法只守着原地。


他只能把东方未明用强硬的手段留在身边,束缚住他的身体,侵占他的心神。荆棘将自己所明白的、全部可以给的情意,一股脑而都塞给了东方未明,也不管他受不受得了,接不接得住,他给了,就给了。他不允许拒绝。


是的,荆棘只记住了一点。

东方未明的一切一切都只能是他的,他的一切一切,也只会是东方未明的。


*                                       *                                       *


以下是阿晓的碎碎念,可以不看。

什么荆明那么萌呢?为什么呢?

我好喜欢他们啊,喜欢的不得了。


无论是原著里别扭傲娇却始终在小师弟心里安心可靠的二师兄荆棘。还是同时黑白灰六种人格在我心里永远都是那个爱撩恶师兄的小师弟东方未明。好喜欢他们,喜欢的不得了。你们要幸福啊,一定要好好活着。拜托你们了,在我不知道的世界里好好的。


是一种痴心妄想,是一种矫情。我喜欢看着23不管是喜怒哀乐总能两情相悦彼此依偎。哪怕是生死相依,共赴黄泉,在我眼里也是属于来世相见。或许我什么也做不到,只能不断的在同人的世界里给23添砖加瓦,让更多的人喜欢23,让更多的人知道23的故事,让更多的人喜欢23这一对。


2016年我希望看到更多的荆明同好能够一起出来。

和我一起喜欢他们,和我一起加入荆明的同好。

阿晓我绝对不会狗带!现在开始继续努力写出23!

哪怕就算是负债如山,坑多如月球,我也要坚持产粮安利下去。

小伙伴们,喜欢荆明吧,来加入这个CP吧,荆明真的好棒的!

最后在说一句,安利荆明群:49222290  欢迎23的小伙伴们


厚着脸皮让喜欢23的小伙伴们帮我转载安利!谢谢!谢谢!谢谢!

【荆明】荆明叫醒三十题 30

*群里一起玩的三十题

*30.捆绑醒

*绑绷带也是绑

*完整三十题楼菠菜地址: http://www.spinates.com/post/2085


意识在下坠,下方是雾气一样轻薄的云朵。

风声和呼喊声都在远去,黑暗深渊中仿佛有水滴的声音传来。

……太困了。

只想就这么睡去,从此长梦不醒。

但是身上似乎被什么捆住一样,不紧,但偏生拉着拽着,不让他安生睡去。

荆棘挣扎着,仿佛脑海里闪过一道光,同时跳动的火光映入微启的眼帘。

他茫然了那么一瞬间才意识到之前发生了什么。龙王临死含怒击出的一掌,天都峰峰顶呼啸的风声,耳畔师兄的呼喊,然后记忆里的所有都汇集在昏迷前最后一眼看到的天空……和熟悉的身影。

我……还活着?

身体依旧是动弹不得,他正想扫一眼身上注意力就被脖颈旁边的脑袋吸引。小师弟抱着他坐在火堆旁,或者说更像是坐着挂在他背上。但不管是手还是头都只虚虚地搭着,像抱着什么易碎的宝物,半点力都不敢用。

等会儿,他这一身布条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所以梦里拉着他不放的就是这些玩意儿?!

 


半空中把人捞到手,东方未明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提起了一颗心。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随着呼啸的风声越来越紧,他只恨不得自己能长出两只翅膀,又暗恼自己不会木工要是之前能做出来徐兄所说的滑翔翼该多好。

他抱着荆棘不知所措,但万有引力不会因此放过他,说到万有引力这还是小徐兄教他金雁功的时候念叨的。现在他的轻功早已今非昔比,但是四周无处借力还带着个重伤员,他轻功再好也是白搭。

……冒冒失失跳下来,却发现即使搭上命,也救不回他。

后悔吗?

不。如果是为了二师兄,他即使要写一个悔字,那也是落子无悔的悔。但还是……有一点遗憾。既没能留下二师兄,也没能陪他一起走……

如果当时二师兄问跟不跟他走的时候答应了就好了。他一定能看好二师兄,不会像今天这样……说不定还能提前把二师兄带回去。

衡量没有意义,因为他在问这个问题之前已然做出了选择。

因为喜欢他,所以即便是徒劳无功,依旧义无反顾。

生不同裘死同穴……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呸呸呸,童言无忌大吉大利!

虽说东方未明脑子里转过了很多念头,但其实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

天都峰再高也有掉到底的时候。他抱紧荆棘,闭上了眼。

……

原来峰底有潭水啊!

大吉大利。

浮出潭水,找了个背风的角落生火,东方未明毫不心疼地把什么蜀锦绿漪琴天国八部都拿来生火。好在他包袱大,打火石各种伤药都随身带着。喂了药之后东方未明摸着荆棘虚弱但好歹稳定下来了的脉搏松了口气,然后开始处理荆棘胸前的伤口。

他解开荆棘胸口的布带,在包袱里翻了一圈终于摸出块干净帕子,浸上药敷在荆棘胸口。怎么固定东方未明又犯了愁,包袱里的蜀锦丝绸被他刚刚一股脑添了火。

他眼睛在四周转了一圈,又盯上了刚刚被他丢到一边的荆棘的裹胸带,不布带。

 


东方未明睡得浅,实际上他一颗心依旧悬着,只是没有悬得那么高而已。如果可以,他更愿意一直盯着二师兄,但先是赶来天都峰又连着打了好几场架,紧接着被荆棘坠崖一吓冰凉的潭水一浸,他实在是撑不住精神了。但是因着心里存着事,就算是抵挡不住倦意睡了过去也睡得不踏实。

于是荆棘醒过来之后前后脚功夫东方未明也迷迷糊糊醒了。此时夜空星子漫天,而夜晚鬼神出没时分正是病人最难熬的时候。他有些慌张地唤了一声二师兄,把手摸索着伸过去握住荆棘的。

荆棘想开口却只觉胸中一阵血气上涌,最终也只吐出几个不成字的音节。

东方未明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笑一下,眼泪却忍不住流了下来。一直压抑着忍耐着的,暗地里像野草一样疯长的的爱恋与恐慌,终于再按捺不住。低下的脸看不清表情,荆棘只感觉到有温热的水滴落在自己脸上。

“二师兄,我掉下来的时候其实怕极了。”东方未明执拗地抓着他的手不放,“我不后悔也不怕死,我就怕——我死了,就再见不到你了。”

荆棘轻轻捏了捏他的手,沙哑地轻声说:“别哭了。”爱哭鬼……你一哭,我也想哭了。

未明胡乱揉揉眼睛应了一声,又小声说:“那二师兄你可千万别睡啊。”

荆棘嗯了一声,心里轻轻啐了一声傻瓜。……你用自己跟我打赌,我怎么舍得让你输。

看着东方未明脸上灰尘泪痕花成一片,荆棘眼神恍了恍,东方未明以为他想说什么连忙凑拢来。荆棘盯了一下嘴边晃动的耳廓,张嘴将耳垂含了进去。东方未明脸腾一下子红了,等荆棘松开了他才缓过神来,未明脸上止不住笑地将头埋在荆棘脖颈蹭蹭,又忍不住凑到嘴唇上亲了一口。

荆棘心里先是嫌弃了一回这小子笑起来傻乎乎的,然后又不止一回唾弃了对着这么个傻小子心软了的自己。到最后他还是放松了精神靠着东方未明和他一起看着满天的星子从东往西渐渐隐去。

一直到晨星寥落,东方欲晓。一直到搜寻他们的人举着的火把的光和呼喊声一点点近了。

“二师兄,我们走吧。”

“好。”


-END-

【荆明】不许人间见别离 (03)

*邪线强行洗白,私设、ooc预警。

*东方未明中心,荆明。

*逻辑已死。。


脑洞跑偏串不起来,所以我们先倒着来看……


01

东方未明看着沈澜思索着。

东方未明毅然决然对沈澜伸出了手。


02

小剧场

【此处不摸这妹子的尸体可进入浪子回头剧情。】

……回你大爷。(#‵′) 

要走邪线就一条路走到黑。

真男人从不走回头路。

朕就是这样汉子。o( ̄ヘ ̄o#) 

……师兄师父基友都死光了还回哪回个鬼吧。(╯—﹏—)╯( ┷━━━┷ 


03

他到的时候沈澜和杨云气息已经断绝,他只好一剂三途拍过去,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事……

三途可以把人置之死地留归路,对于活人。

像他俩这样气息断绝魂魄已经离体的,只要生气尚存应该也是适用的吧……大概。

会不会有副作用东方未明表示他也不知道。

巫医毒蛊皆可救人。

此言不虚。

但他心里还是有点虚的。

就像杜康村那个谁自称琴棋书画俱全一样,并不一定样样精通……

他想犹豫一下,然而再不动手真死透了。

╮( ̄▽ ̄")╭ 死马当活马医吧。


04

……有点问题。

东方未明没想到三途拍上去他俩还飘在外边。

果然,和生者的反应不太一样啊。

那就只有把他俩寄托在物件上蕴养等时机合适再想办法了。

东方未明抬眼看看周围,黄沙呼啸,断壁残垣。

……

好吧。

东方未明低头在自己身上摸索起来。

他翻遍全身就摸出几样东西。

…………

没带包袱是个大失误。


05

洛阳破庙。

月光正好。

未明去拿(挖)之前埋在地脉奇穴里养着的夜明珠和七弦古琴。

这庙建的不错,当年寻龙点穴的风水师想必有一手,可惜香火衰落了不能供养地气循环起来。

然后东方未明遇到了一个天龙教徒。

…………

……

风起吹来满天乌云,月光不见暴雨倾盆。


06

鬼魂不能离开宿体。

东方未明抱着琴进门。

杨云哐当撞上门框。

东方未明看他一眼幽幽叹了口气。

“为什么沈澜可以就可以自己到处走。= =”

“谁让你力气小拿不动你的宿体呢,沈姑娘自己能搬动自己当然能到处走。”东方未明理直气壮,“而且就算你拿得动,七弦古琴我也不能给你,夜明珠没了就算了琴没了我用什么?”

“关力气什么事啊哪个阿飘能扛起桃木琴……”老杨眼神死:“为什么沈澜附身就给夜明珠,我就要绑在你的琴里。”

东方未明诧异看他:“当然是因为我只带了七弦古琴五色甲夜明珠,甲就别想了。难不成你想和个姑娘一起挤在珠子里?……啧。”

杨云:“……你那个啧到底什么意思。算了我并不想知道。”

“再说一样东西装不了两个魂吧。”东方未明若有所思,“虽然我也没有实际操作过就是……”

杨云:“债见。”


07

逍遥谷。

报仇。

不报仇。

父母,还是师父师兄。

从未谋面死于非命的父母。

大师兄。

把他寄养在农家追随天王理想的父母。

大师兄……

东方未明没想好要怎么办。

……等等让我再考虑几天先。

【于是他决定先把人放倒好好想想再决定。】


08

过了三天他没有想好。

过了半个月他没有想好。

过了一个月他还没有想好。

再等等我再好好想想……

……

然后玄冥子找上了逍遥谷。(#‵′) 

……走一步看一步总之先把人放倒吧……回去想想再决定……

……

首先我还没想好你就逼我做决定。

其次退一步说我真要报仇也轮不到你插手。

玄冥子你不想活了我成全你。


09

三途。

三途川,传说中生界与死界的分界线。

帝流浆。

每六十年一度七月十五的月光,传说妖怪们一夜的修炼相当于吸取日月精华数十年。

这世上有没有妖怪他没见着,帝流浆是不是真的他不知道,但帝流浆之夜倒是真的。

三途彼岸,帝流浆之夜,魂归来兮。

而他也必须做出选择。

还有三个月可以作。

不然再过六十年黄花菜都凉了。


10

又被老头子训了。

“啧。”荆棘不开心地踹了一脚树。

听到有风声的荆棘手迅速摸上刀柄。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看清楚是什么的荆棘既不能一刀砍过去也来不及变姿势。

于是哐当一声他被树上掉下来的小师弟砸了个正着。

【东方未明:果然恶师兄谈不来风花雪月,这种时候不应该(划掉)公主抱(划掉)接住嘛,为啥我俩就是砸成一团。


强行把自己的选择困难症和拖延症加给未明儿(误)。

强行回给师兄加戏。

明明真爱是二师兄我都没脸打荆棘tag〒▽〒 为什么老杨这么抢戏

就算抢戏不也应该是小傅大师兄师妹小任抢戏么。。。明明不太有存在感所以老杨你是哪里冒出来的。。。

到底是怎么跑偏的我就纳了闷了〒▽〒老杨你和我预期不太一样 

没打过邪线还定这个背景我也是作死(……

本来就不会写东西脑补还好一动手发现细节不会写 邪线事件顺序完全记不清 场景串不起来 老杨还抢戏/(ㄒoㄒ)/~~

这就是为什么写出来都是倒叙插叙而且都是一节节的(……


给高产的太太们献上膝盖。

      
  

      果然拖延症晚期只要安静狗带就好了╮( ̄▽ ̄")╭     

继续躺回去放弃治疗

【荆明】不许人间见别离 (02)

不给糖就闹第二弹w

万圣节快乐(* ̄▽ ̄)y 鬼怪出没请小心


*初次试水,文笔渣。

*邪线强行洗白。

*私设、ooc预警。

*东方未明中心,荆明。

*爱二师兄爱三侠爱逍遥谷w不吃刀不吃。

*未明儿作天作地的故事w

*老杨是无辜的。


01

东方未明知道他大概做不来一般意义上的好人,但他并不讨厌好人。

谷月轩把他从仇霸手下捞出来的时候他还是挺感激的。

君子如玉,风度翩翩,侠义心肠。

这样的人他做不来,但不妨碍他欣赏。

但是当谷月轩夸奖他即使不会武功依旧挺身而出的时候,他用腼腆的微笑把话题带了过去。

人无完人……这位大哥眼神似乎不太好。

反正我也跑不了,就算齐丽是个没什么战斗力的姑娘,多个人一起总比被各个击破好……算了,这种误会还是不要拆穿的好。

加入逍遥谷后他发现大师兄眼神是真不好。

一着急就认错师弟……


02

给那个大婶托他给她丈夫买药的时候东方未明心里是没当一回事的。

他没法理解这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挨打还惦记着伤害自己的人的人的想法。

看到砒霜的时候他有一点意动,大概他本来就不适合做这种助人为乐的事。再说那种人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不如他帮老天收了去。

然后他余光扫到谷月轩正背对着他和药店的伙计说话。

他眼角一抽。君子如玉,奈何连城易碎。

他的天性里写着对破坏的渴望。

可是美玉一旦碎了就没了。

……算了。

反正那个被家暴的大婶都心甘情愿,他也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

这么想着的东方未明,没有想到将来有一天他不得不去理解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是什么心态。


03

无瑕子提出收徒的时候被一杯毒酒放倒的他心里最开始其实是拒绝的。

养父母死得早,他年纪还小的时候能自己活得好好的现在更没问题,师父师兄什么的完全不需要。

再说这个什么逍遥谷师兄是个滥好人不说,师父看起来也很不靠谱。关于我你们知道什么,人品根骨什么都不管只要知道是孤儿就可以收徒了吗喂。

不不不,什么师兄师父,是谷大哥和老头。

至于为什么三言两语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定了下来,他只是走神了才不是一时触景伤情就什么都答应了。

东方未明表示大概是老头的白胡子太晃眼晃得他头晕的原因。


04

跟荆棘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其实是知道他还有个师兄的。

毕竟老胡喊他三少爷喊大师兄大少爷,他又不傻当然猜得出来谷里还有个行二的。

再不济听完这句话也知道了。

“咦,老头子居然还收得到徒弟?!”

但是这个见面还真是出人意料,东方未明盯着架在脖子上的刀面无表情。

言语周旋中他已经表明了身份结果对方刀就放在他脖子上和他聊起了天,东方未明脸上的笑有些绷不住。

于是在荆棘被老头子揍的时候东方未明心里默默叫了一声好。该!


05

秦红殇追杀黄骆的时候东方未明有点崩溃。

姑娘你能别我问一句话就打断我吗,好好说话这么难?除了我要杀了他能换一句吗?您老人家说一句为什么要杀他,就冲你俩这脸别人也信你啊。

谁会相信这么一如花似玉的姑娘倒贴你一歪瓜裂枣啊,我看起来脸上写着你说啥我信啥此人很好骗吗?!

姑娘,你别再说我要杀了你了,行吗?!你这一说是把我架到了阻止的位置啊小祖宗。

人长得挺俊的为什么做事就是不过脑子呢?

咦这个形容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时间分割线--------------------------------

06

收服海鲨帮的时候东方未明看着陆少临那三个表示很烦。

三途他总共才做出来九份,剩下七份他是真的一份也不想浪费。

……烦。


07

东方未明他们前脚出了逍遥谷不久沈澜就到了。

她弯腰观察了一下被并排放在床上显得有点挤的谷月轩三人。

然后放下心来她才有闲心吐槽,东方未明你把他们这么放着不嫌挤也不觉得奇怪么。


08

沈澜在忘忧谷外的树林徘徊了很久。

最终她攥紧手里的珠子,终于下定决心向忘忧谷里走去。

证明自己之前她不想见神医和沈湘芸,可现在她也别无选择了。


09

沈湘芸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的样子,然后就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堂姐,你怎么——”

沈澜本来不想和她多说,但看湘芸眼睛红通通的还是安慰道:“那三个人还没死,别哭了。”

沈湘芸一惊:“真的?!可是连脉搏都——”

这时神医推门进来:“芸儿你在自言自语什么?”


10

东方未明警告地看着杨云,“就不能安分地待着吗,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啊。”

杨云没回答,在心里琢磨着到底怎么能跟荆棘搭上线。

东方未明像是猜透了他在想什么一样斜眼看他:“没用的别白费力气了。我不许的话你连我卧房都出不了还想做什么?”

“总有机会的。”杨云心累得不知道该作什么表情好,干脆选了一个最不费力的——面无表情。

东方未明把保养好的七弦古琴从窗边的桌子移回了床头,抬脚就出了门。踏出门槛前转头对倒在床上的杨云呵呵一声:“那我等着。”

杨云:“……”药!


TBC



不要脑补老杨!不要吐槽老杨!不要问我为什么又在最后把老杨拉出来!

老杨表示他是无辜躺枪的。东方未明没吃药就出门他也很心累。

全是师叔的锅师叔的锅!

还有个问题是一激动干掉了玄冥子于是龙王该怎么办……我要静静……

果然还是师叔的锅!!!

猜到我的私设了咩w猜沈澜妹子为啥去找湘芸w

二师兄这章没存在感……不怪我我也不知道为啥写着养成旧事就跑偏了w!

师兄你等着我( ̄▽ ̄)/~ 等我下一章把中间没写到的补出来!

【荆明】不许人间见别离 (01)

万圣节,不给糖就闹w


*初次试水,文笔渣。

*邪线强行洗白。

*私设、ooc预警。

*东方未明中心,荆明。

*爱二师兄爱三侠爱逍遥谷w不吃刀不吃。

*未明儿作天作地的故事【误】病娇出没请小心w

*都是月亮惹的祸w


01

东方未明不见好几天了,荆棘皱着眉去小师弟房门口堵他。

明明这小子自从跟他来了天龙教就一直缠着他。

不是因为那小子这些天没黏着他不习惯,绝不是。


02

明明前一刻还是月明星稀,下一刻不知从哪来的凉森森的风一吹,刮过来漫天黑沉沉的乌云,转瞬大雨倾盆,电闪雷鸣。

怎么说下雨就下雨了,那小子也不知道带伞没有,荆棘靠在门楣上烦躁地嚼着嘴里的草叶。

一个苍白的什么沿着回廊无声无息地飘了过来,荆棘眉心一跳按上刀剑直起身来。突然一道闪电划破天穹,荆棘这才看清前面那个阿飘一样的……小师弟。

东方未明头发湿淋淋贴在脸上,浑身都在滴水,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怎地,小脸刷白刷白的。整个人湿漉漉的,像是一只刚被人打捞起来的水鬼,幽幽飘了过来。

荆棘已经摸上刀柄的手就一抖,嘴里嚼的草叶都掉了。


03

荆棘一时间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半晌在脑海里过了一下措辞决定还是跳过的好。但当他开口却变成了,“你掉水里了?平日里神神叨叨的,也不知道带把伞。”说着想伸手拉他。

东方未明抬手擦了把脸上的水,让荆棘拉他的手落了个空。

他平静地撩开粘在脸上的额发,冷冰冰地对荆棘丢出一句让开。

荆棘手顿在空中,僵在那里看着东方未明进房关门一气呵成。


04

玄冥子喂毒药喂得越来越顺手。

东方未明多数时候一言不发,一旦含笑开口便是让人不得不从的森冷威胁,换上的黑袍映衬得拂在琴弦上的指尖愈发莹白得几近透明,笑容也愈发妖异邪气。

荆棘越来越烦躁。


05

再怎么拖延,一个个门派打下来,最后也只剩下了那一个。

他终于还是回到了逍遥谷。

带着兵刃和毒药。

荆棘忘不了谷月轩含笑的眼一瞬间黯下的样子。

他转头欲逃却对上东方未明暗沉的眸光,于是一瞬惊醒,动作就僵在了那里。


06

“大师兄,你可以多看一会儿。”东方未明抱住谷月轩倒下的身体,神情看上去竟然带着几分孩子气的单纯。

有那么一瞬间荆棘几乎以为小师弟犹豫了,直到青色在谷月轩身上蔓延开来。

“毕竟,说不得这就是最后一面了。”说着,东方未明温柔地将谷月轩放下,伸手替他阖上眼睛。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未明。

东方未明疑惑地回望,偏偏头给了他一个乖巧腼腆的笑容,似乎在好奇荆棘为什么看他。


07

原来师父不是不在。

荆棘看着房里同样泛着青色的师父和老胡的躯体,感觉自己浑身发冷快要被冻住。

“东方师侄这一味三途配得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哎,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老了老了。”

东方未明安静地微笑,“师叔太过奖了,制毒一道师叔才是个中高手。三途虽好只可惜配料难寻,好容易才凑齐了这一料。这次用了下次配齐也不知道得何年何月了。”


08

玄冥子约东方未明出来商量除掉荆棘。

亭外飘着雨丝,渐渐变成小雨。

“师叔你为什么非要毁了逍遥谷呢?”东方未明貌似不经意地提起。

“哈哈哈,无瑕子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他在乎的我都要毁掉。”玄冥子大笑。

东方未明注视着黑气缠上玄冥子的腿往上爬,“师叔还记得教过我毒术吧?”

“当然记得,师侄你很有天分,无瑕子教你的不过是些舞蹈,跟着我才不会浪费你的天分。”

黑气已经攀升到玄冥子的胸口,东方未明又问,“那师叔你知道什么叫做,

医毒源一脉,巫蛊不分家,巫医本一体吗?”

“正如百川汇海,医术,毒术,蛊术也只是殊途同归,至于巫术,不过是戏法而已。”玄冥子摇头,“你二师兄在逍遥谷的表现你也看到了,他迟早要反叛的。”

东方未明认真看玄冥子,脸上泛着似有若无的笑意:“那,要除掉他吗?——师叔,雨声能遮住亡者的脚步声呦。”

“当——”阴气收拢,于是玄冥子那个然字就再没有说出口的机会。

踩过玄冥子的尸体,东方未明走出了凉亭,“骗人的戏法吗?可惜,比起琴功毒术,我更擅长的,可是看不见的东西……”


09

“二师兄要杀了我吗?”东方未明看着荆棘眉眼弯弯,就像刀架着的不是他的脖子。“也好,我刚刚杀了玄冥子,二师兄再杀了我,师父师兄的仇也就报干净了。”

感受到脖子上的刀松动一线,东方未明笑意更深:“二师兄。”他乌黑的眼睛在月光下闪闪发亮,“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也是这样呢。”

他手搭上咽喉前面的刀刃然后不管不顾地凑上前亲吻荆棘,“二师兄对我,还真是……一点也不留情呢。”

尽管荆棘已经放松了手里的刀,但东方未明的手压在刀上这一往前倾还是留下深深的血痕。

看荆棘僵在原地既没有继续的意思也不打算搭话,东方未明笑了一声耸耸肩转身回房了。


10

“东方兄你吃药啊!你究竟为什么不吃药!”

东方未明百无聊赖地观赏着手上的血痕:“杨兄有话直说。”

“你之前布置的,和你现在做的…”杨云耐下性子思考一下挑了个尽量委婉的用词,“有点不一样。”

“对啊。”东方未明支着头终于有点开心,“我高兴。”

杨云:“……”心塞。

“杨兄。”眉眼里重新蕴起妖邪的笑意,“信任这东西,建立难如登天,摧毁嘛——可是易如反掌。你想不想看看?”

“……并不。”

“可我想。”东方未明特别淡然地驳回了杨云的反对,含笑问他:“你说剑寒兄知道我杀了你,他会来给你报仇么?”

杨云表示他不想说话想哭“……”

所以说东方兄你究竟是为什么放弃治疗!?为什么不吃药!?


TBC



未明儿一走邪线就霸气侧漏。。也想试试天赋点了蛇蝎心肠、多愁善感、通灵病娇的未明儿。爱二师兄然而一直都是我们哄着傲娇w,偶尔也想欺负傲娇不得不学着哄病娇(误)。

嘛,未明儿才是最小的为嘛都不哄他。除了小傅……然而小傅为了老杨要砍了未明儿,未明儿表示伐开心。

(杨云:你自己作还不吃药怪我喽(╯‵□′)╯ノ┻━┻☆ )

爱二师兄爱三侠爱带师妹师父老胡玩儿。

小傅小任杨保父我们来喝酒。

不吃刀我们不吃刀。


万圣节明明是不给糖就闹的日子,为嘛喂我吃了一嘴玻璃渣QAQ

太太们不给糖只好啃自己,然而啃一口发现干巴巴的而且瘦【误】

唔,甜度不太够应该算是小饼干w